当前位置:首页>英雄视频>惊鸿之笔 上官婉儿
伽罗 李信 云中君 司马懿 盾山 沈梦溪 上官婉儿 嫦娥 猪八戒

显示更多 把它收起

盘古 孙策 米莱狄 元歌 狂铁 裴擒虎 公孙离 明世隐 奕星 梦奇 百里玄策 苏烈 百里守约 杨玉环 鬼谷子 大乔 东皇太一 干将莫邪 女娲 黄忠 诸葛亮 哪吒 太乙真人 杨戬 成吉思汗 橘右京 马可波罗 雅典娜 夏侯惇 蔡文姬 关羽 虞姬 不知火舞 刘邦 李元芳 钟馗 李白 娜可露露 兰陵王 艾琳 刘备 张飞 花木兰 吕布 貂蝉 芈月 孙悟空 后羿 牛魔 周瑜 曹操 宫本武藏 张良 露娜 安琪拉 赵云 嬴政 狄仁杰 项羽 孙尚香 阿轲 白起 妲己 墨子 扁鹊 程咬金 韩信 小乔 王昭君 典韦 高渐离 钟无艳 刘禅 老夫子 庄周 孙膑 武则天 甄姬 鲁班七号 廉颇 达摩 姜子牙 亚瑟 八神庵 安禄山 刑天 孙策 唐三藏 庞统 龙且 盖聂 李靖

最新上官婉儿视频

上官婉儿(铭文/出装/攻略)


名称:上官婉儿
职业:法师
 
含苞的花蕾,转瞬间便绽开,怒放为妖艳的牡丹。小小的女孩好奇的伸出指尖,可在触碰到它的一刹那,花瓣便片片凋零,化为黑色的雾气缠绕住女孩,要将她拖往无尽的深渊。女孩尖叫着,努力踢打着,直到…… 
——猛地自梦中醒来。少女的心仍然急速跳个不停。又是这个可怕的噩梦。从三岁那年起,这反复出现的梦就残忍折磨着她。可少女总有一种预感:梦里隐藏着秘密,这个秘密与她记忆的一部分紧密相关。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皇家的嫏嬛书库,不仅收藏着来自各地的珍贵藏书,还存放着许多名家的字画卷轴。管理书库的,是那些因罪废入掖庭的女婢们。名叫婉儿的少女就是其中一员。 
她的祖父本来是前代皇帝的臣子,被派给废太子作为太傅。但没想到的是老来卷入废太子的谋反案,连累家人。男子发配充军,女子进入宫廷为奴。入宫时少女年仅四岁。而今许多年过去,亲人们相继离去,只剩孤苦的女孩慢慢长成。即使在书库里干着繁重的活计,她也每日里练习书法。这是身为书法名家的祖父传承给她的唯一纪念。 
圣后的寿辰来临时,有人推荐了一位绝世的大画师,为圣后描绘真容。因为圣后事务繁忙,便命画师住进宫中的书库,方便摹绘。于是大画师一半的时间伴驾写生,一半的时间就埋首书库作画。书库的女官指派心灵手巧的婉儿协助画师。 
大画师是个学识渊博,幽默有趣的人,走过许多山山水水。他不仅人像画得惟妙惟肖,但凡见过的风景,路遇的趣事,都能轻松两笔就勾勒出来。令婉儿非常羡慕:她自从四岁那年起,就再也没有出过宫。从画师笔下,见识到外面的世界是多么有趣。 
“如果没有见过大千世界,没有见过人间的喜怒哀乐,笔下描绘的事物就徒有其表。绘画如此,写字也是如此。没错,说的就是你这笔字。” 
面对大画师的评价,婉儿颇为不服。可大画师沉浸在自我的艺术世界里,仍然兀自喋喋不休:“你学得是上官体吧。从前上官大人的字,也可称一绝。那位大人据说性情敦厚,所以字也圆润饱满,一派盛世气象。你学了,又学不像,看,这里犹犹豫豫的,拖泥带水,就算我是个画师,也能看出外厉内荏,少了点什么。哇,别……千万别哭呀。小丫头少点见识不也正常……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婉儿猛得站起来,惊得大画师倒退了两步,可她却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多谢师傅指点。婉儿有一事郁结心中,每每下笔,才会犹豫不决。” 
她向大画师讲了自己的噩梦。 
大画师想了想道:“这个梦里,牡丹出现的时候,你自己在做什么?” 
婉儿不解。 
大画师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书库没有种植牡丹,你却时常梦见。那么,或许你常常想做一件事,梦到这件事的时候才会出现牡丹。” 
婉儿道:“我在临帖。” 
“临什么贴?” 
婉儿苦恼得摇摇头。她总反复书写着一张纸,却似乎永远也写不完,下一个梦里又重新开始。夜有所梦,日有所思。如今即使白天里临帖写字,也会想到这件事,所以下笔才会犹豫。 
“我也想知道,梦中自己在临什么贴。也许找到那张贴,就能破解这个噩梦。但这些年,我临遍了书库里天下名家,还有祖父所有书贴,仍然得不到答案。” 
大画师思考良久,道:“我是个画画,随手便能画出各种山水人像,这些都来自我的所见所思。也可以说,我画的乃是自己的‘记忆’。书画总有些相通的道理。虽然我也猜不透这噩梦是何等含义,但你必须背负它前行。总有一天,你会完成这张书贴。” 
大画师为圣后画完真容后,便出宫离去。可婉儿不停思索着大画师的指点,如果自己要临的书贴,连嫏嬛书库都没有,又会在哪里呢? 
“如果没有见过大千世界,没有见过人间的喜怒哀乐……”连宫里都没有的话,那么一定隐藏在大千世界之中吧。 
不久,圣后收到来自一封来自掖庭宫奴诚恳的上书:“我愿作陛下的耳目,去看,去听……市井之间,长亭之畔……应当有圣后想看而未看的风景,而我会全部书写……”这封信触动了圣后。在秘密的召见后,上官婉儿如愿以偿。她可以作为圣后的耳目,以男子的装扮出入宫廷和长安城,去寻找自己要临写的书贴了。 
这一年春日,到了长安城牡丹花开的季节。教坊的舞姬精心准备了舞蹈,在曲江之畔献艺,这场盛事吸引了长安城几乎所有的目光。而才华出众的婉儿,则奉命为才子们献上的牡丹诗评阅高下。只有写出最卓著诗歌的人,才能得到圣后的接见。 
就是这一天,她登在高高的楼上,看到了矗立于怒放的牡丹花海种,那让人恐惧不已的身影。在梦里,那只手上开出妖艳的牡丹,要夺走她的生命,以及她的亲人们的生命。 
但与噩梦里哭泣的女孩不同,婉儿拽紧了手中的笔。 
“祖父啊,在那个人面前,我只是个弱小的女孩。但弱小的女孩不会永远弱小。她会因书法和笔墨而成长为强大的女性。” 
又过了些日子,大理寺新官上任头一天的狄仁杰狄大人,接到冤案的上诉。上诉者乃是罪臣之后上官婉儿。 
少女终于完成了她梦中反复撰写的那张纸。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做同样的噩梦了。这并不是一张书法的帖子,而是她被夺走的记忆,是她理应写下的,为祖父伸冤的诉状! 
“皇帝愤怒我的祖父,没能阻止太子的不孝。太子诅咒我的祖父,认为是他老人家告密,才使得事情失败。祖父因此获罪,并冤死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