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英雄视频>谋世之战 李信
伽罗 李信 云中君 司马懿 盾山 沈梦溪 上官婉儿 嫦娥 猪八戒

显示更多 把它收起

盘古 孙策 米莱狄 元歌 狂铁 裴擒虎 公孙离 明世隐 奕星 梦奇 百里玄策 苏烈 百里守约 杨玉环 鬼谷子 大乔 东皇太一 干将莫邪 女娲 黄忠 诸葛亮 哪吒 太乙真人 杨戬 成吉思汗 橘右京 马可波罗 雅典娜 夏侯惇 蔡文姬 关羽 虞姬 不知火舞 刘邦 李元芳 钟馗 李白 娜可露露 兰陵王 艾琳 刘备 张飞 花木兰 吕布 貂蝉 芈月 孙悟空 后羿 牛魔 周瑜 曹操 宫本武藏 张良 露娜 安琪拉 赵云 嬴政 狄仁杰 项羽 孙尚香 阿轲 白起 妲己 墨子 扁鹊 程咬金 韩信 小乔 王昭君 典韦 高渐离 钟无艳 刘禅 老夫子 庄周 孙膑 武则天 甄姬 鲁班七号 廉颇 达摩 姜子牙 亚瑟 八神庵 安禄山 刑天 孙策 唐三藏 庞统 龙且 盖聂 李靖

最新李信视频

李信(铭文/出装/攻略)


名称:李信
职业:战士

 少年自长安来,是个没有家的人。虽然长安一度是他的家。 

少年不喜欢长城,这里孤独的令人发狂。虽然他自己是看起来孤僻的不能再孤僻了,可那份少年特有的骄傲和锐气,在来路五花八门的新兵中依然显得特立独行。 

但老兵们故意对此视而不见,提着酒壶凑到他身边: 

“听说,你自愿从长安来守长城?是犯了什么过失吗?” 

“与你们无关。” 

“谁知道呢?好比前不久有个家伙,主动要求来守长城,像你一样厉害。于是我们可怜的上任长官力排众议,对他委以重任。没两天长城的防线就接连被冲击。大家都怀疑他,因为他反常的总要在夜间巡逻,唯独上任长官信任他的忠诚。” 

少年专注打磨着佩剑,似乎无动于衷。 

“他逃跑了,上任长官的尸体在次日被发现。据说他现在还徘徊在长城外。” 

老兵的表情就像在跟新人讲可怕的鬼怪故事。但让他失望的少年依然以无动于衷的眼神检查着新磨的剑锋。 

“正好。” 

“正好?”老兵不解的凑过来。 

“试试剑锋。”少年不动声色挪挪身体,以一根头发吹向剑锋,立时断成两截。 

这场谈话发生后不久,大批马贼发起突袭。只要攻下一两个关隘,再进入城镇劫掠一番,便不愁过冬的粮食和布匹了。卫所看到狼烟,立即整队出发。可唯有少年望向远方,露出奇怪的神情。 

“别发楞,小子,长官盯着你呢!”老兵碰了碰他的手肘。可惜来不及了,全身甲胄的长官苏烈大步走到他面前,但并没有露出生气的样子。 

“可有什么疑惑?” 

“请问将军,那边是哪里?为何没有狼烟?” 

 

少年抬手指向远方。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可见城池的影子,与长城互为呼应。这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每个长城的守兵都知道答案。那里是都护府的方向。 

苏烈的眉头紧皱又松开,恍然大悟。 

“长城遇袭,以狼烟报都护府,加以驰援。都护府遇袭,以狼烟报长城,加以驰援。我们只探到小股马贼骚扰,可以轻松解决,便忽视了都护府……” 

少年接着说:“调虎离山之计而已。敌人真正想拿下的是都护府。恐怕……”他指着都护府说:“前面几个哨口已落入敌人之手,暂时掐断了卫所与都护府的联络。

即便是暂时的中断,能多拖延一刻,拿下都护府的可能也会变大!” 

果如少年所言,守卫军赶往都护府时,那里正经历着激烈的战斗。可意外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占到任何先机。固守的人们看到援军加入,发出欢呼。 

 

苏烈高举拳头,发出冲锋的号令。守卫军如潮水般涌上。 

少年于战斗中敏锐的寻找着机会。他一心要夺取头功,这是他在长城忍受孤独的唯一指望。甫一交手便印证了他的判断,那些人都是披着马贼名号的军人,既训练有素又果敢残忍。要制服他们便擒贼先擒王。他冷静观察着贼人的动向,寻找神秘的指挥者。可一个绯红的身影挡在前面,鲜明如烈火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制服上的徽章又显示了守卫军的身份。 

四周空气弥漫着莫名的静谧,连杀戮声都暗淡下去了。 

“长城的……叛徒吗?正好。” 

少年提剑袭了上去。两人沉默交手数个回合,少年逮住破绽,大喝着要一剑致胜。 

那人却侧身反手将他推开,猛然间少年感受到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寒冷的刃锋切开空气,几乎撕裂他的喉咙。“叛徒”救了他! 

 

“想活命的话,紧跟着我。”凛冽的声音……女人? 

他再度提剑而上时,瞬间局势变成了以二对一。敌首也无心恋战,如影似魅的身影翻下高墙,随部下退却。 

“那是什么人?所以他指挥了袭击?” 

“不然呢?真以为姐是叛徒吗?” 

“就这么点人马,也敢觊觎都护府?”少年深觉那人的疯狂。都护府的城墙纵不及长城高远,经历几代经营,也是牢固非常的。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绯红的身影说。“没有领土的……王。” 

少年胸口如遭雷击,想发问却极力压抑在自己的喉咙内。他不应该问太多。他又何尝不是失去家,失去故乡的人。只听得随着渐去的步伐,遥遥传来女子哼唱的歌谣: 

“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芒。” 

守卫军大获全胜,首功本应当归于那绯红甲胄的女子,她提前向都护府预警,才没有使得敌人的诡计得逞。然而她只是默默回到守城队伍中,少年反而因看破敌人动向的智略,被提拔为一个小队队长。 

 

“长官,你还在怀疑她吗?”少年得到如愿以偿的军功,但内心似乎没有什么喜悦的滋味。 

“不,我信任她呀。”苏烈轻松的说。“一起守过长城的,都是战友。这样对她更好罢了。” 

少年不知道这个“好”是指什么意思。不过大家都很信任她。否则没有高高在上的官职,怎会一预警就令都护府的士兵们动员起来呢。 

“敌人首领很了解都护府,却不惜以卵击石,令人费解。” 

“听说过吗?都护府是建立在旧日古老城池废墟之上的。” 

“叫做逐流城,又名兰陵城。” 

长官犹豫了一下。“俘虏里有种传言,金庭王故意将曾经是废墟,如今属于都护府的城指给令他嫉妒的宗室作为领地。他无论如何卖命,如何立下功劳,只要不能夺回都护府,就永远是不会有领土的王,不会有家的人。可是……虽然值得同情,”苏烈说:“我们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呢?长城耸立,我们活着。长城倒下,我们死去。而都护府,亦是长城的前哨和臂膀。” 

 

原来如此,少年惊讶极了,却很快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原来快乐各有各的不同,孤独总是相似的。 

夜晚的篝火燃起来,温暖又明亮。一个关隘接着一个关隘,如同火龙的脊梁撑起大地。人们仿佛已忘却白日的伤痛,尽情享受着当下片刻的宁静。 

少年远离人群,爬上角楼的屋顶,着迷般眺望着这片为之冲杀搏命的土地,号角和欢呼仍历历在目,灼热又炽诚。长城之畔的土地宽广到直连天际,仿佛连星空也能拥抱入怀。少年想起祖父从父亲手里接过自己高高举起时的欣喜,不由得默默念起那萦绕耳边的话语: 

“吾家吾国,吾土吾民。” 

这是拥有家的感觉。这是拥有故乡的感觉。我的余生中,能够再度拥有它们吗? 

“可怜的人。没有故乡的人。……没有领土的……王。” 

 

那是在说谁?是苦心策划了想要夺取都护府控制权的突袭,却黯然离去的敌首,还是说自己? 

“王非王,侯非侯,千乘万骑走北芒。” 

忽然间灼烧的痛苦包围了他,神秘的印记炙烤着皮肤,痛及骨髓。混合了记忆与梦境的折磨中,两条路在眼前蔓延开来。一条路金光灿灿,却通往无尽的深渊。一条路崎岖坎坷,却通往……长安。 

长安,真正的家,真正的故乡。 

这里是长城,自己终究只是外来的异乡人。 

少年仿佛看到方士妖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他的凤眼微微眯起,以优雅的姿态弯下腰,盯着痛苦不堪的自己,那可怕的话语萦绕耳边。 

 

“你失去了长安城,而我,也失去了自己的心爱之物。不如,你帮助我夺回这心爱之物,我,则帮助你重新得到长安城,如何?”